正在加载
那一夜他把我做到喷水
版本:7.4.1
大小:283009KB

那一夜他把我做到喷水

    回归常识。。。。1. 回归常识的语文究竟有多“真” 这两年,“真假语文之争”,隔三差五就成为新闻事件。从顶层设计对传统文化的重视,到语文教育对常识规律的重申,都是可圈可点的进步。不过,指鹿为马、胡乱引申,这在语文教育中似乎是常见又难免的事情。说常见,是因为语言文字本就是感性学科,既要安身立命,还要安放灵魂,没法子用游标卡尺测/p>

    回归常识。。。。

    1. 回归常识的语文究竟有多“真”

    这两年,“真假语文之争”,隔三差五就成为新闻事件。从顶层设计对传统文化的重视,到语文教育对常识规律的重申,都是可圈可点的进步。不过,指鹿为马、胡乱引申,这在语文教育中似乎是常见又难免的事情。说常见,是因为语言文字本就是感性学科,既要安身立命,还要安放灵魂,没法子用游标卡尺测量出其长短深浅;说难免,是因为在“文以载道”的漫长历史中,情感与价值、思想与意识,都可能曾经左右真相与事实,而社会走向理性的标志,则是回归本真,回归常识。

    真语文究竟是个什么意思,可能专家学者有系统的逻辑认知。不过,从《再别康桥》的例子来看,对文体背景交代的正误,恐怕也扣不上“假语文”的大帽子。或者说,告诉学生这是诗人徐志摩对友人和情人的怀念,就算是真语文?去伪存真、接近真相,说白了,这是还原语文工具理性的过程。宋代禅宗有个著名的公案:修为者从“见山是山,见水是水”,到“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再到“见山只是山,见水只是水”,三种境界括其一生。语文也是这么个过程,从基础工具到承载丰盈内涵,再到熟练掌控游刃有余,这是教育的主旨——因此,语文教育要抵达理性层面的“纯粹而干净”,既不科学,更不现实。

    2012年11月23日,在福建省泉州市的聚龙外国语学校,来自全国14个省份32所学校的教师代表联合发表《聚龙宣言》,从6个方面倡议语文教育应该回归本真。这样的努力,当然值得点赞,尤其是在中国语文教育承载了过重的意识形态与道德教化责任的语境下,语文轻盈一点、简洁一点,少了虚浮的枝繁叶茂,多了人性的适度留白,把时间与空间交给学生自己去体悟,洗尽铅华后的返璞归真,比强硬灌输的条条框框,更直抵人心。不过,这些年,当语言文字成为“显学”,过度工具化的倾向也不能不防。

    2. 回归常识的语文究竟有多“真”

    这两年,“真假语文之争”,隔三差五就成为新闻事件。

    从顶层设计对传统文化的重视,到语文教育对常识规律的重申,都是可圈可点的进步。不过,指鹿为马、胡乱引申,这在语文教育中似乎是常见又难免的事情。

    说常见,是因为语言文字本就是感性学科,既要安身立命,还要安放灵魂,没法子用游标卡尺测量出其长短深浅;说难免,是因为在“文以载道”的漫长历史中,情感与价值、思想与意识,都可能曾经左右真相与事实,而社会走向理性的标志,则是回归本真,回归常识。 真语文究竟是个什么意思,可能专家学者有系统的逻辑认知。

    不过,从《再别康桥》的例子来看,对文体背景交代的正误,恐怕也扣不上“假语文”的大帽子。或者说,告诉学生这是诗人徐志摩对友人和情人的怀念,就算是真语文?去伪存真、接近真相,说白了,这是还原语文工具理性的过程。

    宋代禅宗有个著名的公案:修为者从“见山是山,见水是水”,到“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再到“见山只是山,见水只是水”,三种境界括其一生。语文也是这么个过程,从基础工具到承载丰盈内涵,再到熟练掌控游刃有余,这是教育的主旨——因此,语文教育要抵达理性层面的“纯粹而干净”,既不科学,更不现实。

    2012年11月23日,在福建省泉州市的聚龙外国语学校,来自全国14个省份32所学校的教师代表联合发表《聚龙宣言》,从6个方面倡议语文教育应该回归本真。这样的努力,当然值得点赞,尤其是在中国语文教育承载了过重的意识形态与道德教化责任的语境下,语文轻盈一点、简洁一点,少了虚浮的枝繁叶茂,多了人性的适度留白,把时间与空间交给学生自己去体悟,洗尽铅华后的返璞归真,比强硬灌输的条条框框,更直抵人心。

    不过,这些年,当语言文字成为“显学”,过度工具化的倾向也不能不防。

    3. 语文教学要回归常识心得体会

    语文又不能以“文学家”的眼光去看待,“文学欣赏”、“人文追求”一旦成了“绝对权威”,也会进入空气稀薄的高空。

    “泛语文”“泛人文”的教学,会回到“混合式教学”上去,导致凌虚蹈空,这也被证明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为此,魏星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语文教学要回到常识,从“人”出发,从语言的功能出发,指导学生正确理解和运用语言文字,这是语文教学的当然之责,也是语文教学的必然之道。

    他说:“维特根斯坦主张,‘语言的本质在于语言的运用’。从世界的横向看,重视语言的运用成了‘国际惯例’。

    比如美国,围绕‘学生需要学习哪些语文知识,以及能够用语言做什么’建构课程,再如欧共体,明确提出‘语文学习者就是语言使用者’,各国课程标准都有类似的论述。我的‘言语生成教学’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提出的。

    4. 语文教学要回归常识心得体会

    语文又不能以“文学家”的眼光去看待,“文学欣赏”、“人文追求”一旦成了“绝对权威”,也会进入空气稀薄的高空。“泛语文”“泛人文”的教学,会回到“混合式教学”上去,导致凌虚蹈空,这也被证明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

    为此,魏星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语文教学要回到常识,从“人”出发,从语言的功能出发,指导学生正确理解和运用语言文字,这是语文教学的当然之责,也是语文教学的必然之道。

    他说:“维特根斯坦主张,‘语言的本质在于语言的运用’。从世界的横向看,重视语言的运用成了‘国际惯例’。比如美国,围绕‘学生需要学习哪些语文知识,以及能够用语言做什么’建构课程,再如欧共体,明确提出‘语文学习者就是语言使用者’,各国课程标准都有类似的论述。我的‘言语生成教学’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提出的

    回归常识

    展开全部收起